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昨日碎片

用文字告别昨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毛人凤为追随戴笠,大婚前夜出逃当特务  

2014-12-05 10:48:2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毛人凤为追随戴笠,大婚前夜出逃当特务 - 红色碎片 - 红色碎片
 
大婚前夜,毛人凤收到戴笠来信。毛人凤暗忖:崇德这个小地方,混口饭吃还可以,要想出人头地,只能投奔戴春风手下。想到这,毛人凤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似地说:“呈蒙春风兄如此看得起,等我办完婚事三天以后,我们兄弟二人就去南京。”“可我们组织内是不许随便结婚的。”毛万里叹道……

   大婚前夜收到秘密信件

  40岁之前,毛人凤一直是一个小人物,蜗居在浙江省崇德县当一个小小的科长。他并非没有上进心,为了仕途,他也曾经加入过黄埔军校,可是中途因病休学之后,就一直没有官运。而此时,他儿时的密友戴笠已经成了国民党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,想到当初还是自己劝说他投考的黄埔军校,现在却一个如飞龙在天,一个如虫入泥潭。这让毛人凤心里很是不平衡。幸好县太爷对毛人凤颇为信任,有意笼络,要将自己的侄女嫁给他。毛人凤想到日后能有这么硬的后台,也就喜气洋洋的答应了。

  正当毛人凤在接待道贺宾客的时候,突然来了一个让毛人凤意想不到的人——六弟毛万里。两人还没来得及寒暄,毛万里便从包里掏出一封信交给毛人凤:

  齐五兄:

  别来无恙!

  光阴荏苒,时光如梭,自民国十三年,江山一别,至今已有九年。弟在九年之间,投身革命,效忠国家,至今事业小有所成。适逢毛万里来浙投考,得知你尚蜗居县城,做一小小科长,大丈夫生当立志,献身于国家、领袖,安可贪图享乐?齐五兄志大才高,如能出山,助弟一臂之力,弟将万分荣幸,定将付以重任,虚位以待。

  戴笠

  毛人凤看完信,禁不住喜上眉梢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还是毛万里说道:“五哥,人家戴春风可不是当初江山县的无赖了,现在直接在蒋委员长手下当差,屡立奇功,官居少将特务处长,可是一呼百应啊。你在这里也做不成什么大事,不如跟我一起去投奔他吧。”

  原来,毛万里当初想要报考浙江警校,一打听才知道这里的招生竟然是由他的老乡戴笠负责的。当时,民族危机严重,蒋介石实行不抵抗政策,对内却镇压异己。为收集情报,蒋介石特命戴笠成立复兴社特务处,专门负责盯梢、绑架、暗杀等任务。戴笠正好要立“大功”以取得蒋介石的信任,所以蒋介石口风一露,戴笠便张罗起来。组织特务处,首先要集中人才,招徕家乡子弟兵,蒋介石自然一百个放心。于是,戴笠被老蒋指定为浙江警官学校政治特派员。戴笠有了这把尚方宝剑,立即保举胡宗南推荐的赵农文担任警校校长,往下的教导主任、训练主任等要职,一一换上自己的亲信,很快就在浙江境内搞出了一个独立王国。看到毛万里也前来帮衬,戴笠十分高兴。但他更希望从小足智多谋的毛人凤也能来协助他。但他又担心毛人凤不愿落下特务之名,因此十分为难。

  一次戴笠让毛万里写一公文,毛万里拟稿让戴笠改了又改,戴笠不禁说道:“你五哥文采逼人,要是他能来帮我就好了。”

  “那你为什么不请他帮忙?”毛万里嘟哝着。

  戴笠长叹一声:“干我们这一行,脑袋时刻挂在裤腰带上,还要遭人诽谤,没有牺牲精神怎能行?”

  那毛万里是何等聪明的人,他明白戴笠是在试探毛人凤的态度,立即辩解说:“五哥常对我说,戴先生是当今少有的伟大人物,前途未可限量,家兄不是不想为戴先生效力,只是怕戴先生看不上。”毛万里的恭维之言傻子也能听得出,可是戴笠很爱听,他连忙说:“哪里哪里,我现在就给你写一封信,特准假三天,让齐五兄前来。”毛万里早已经打听到五哥的行踪,顿时喜出望外,于是出现了前文开始的那一幕。

  “戴春风真的没有忘记朋友,邀我出山?”毛人凤仍然将信将疑地问。

  “戴先生是个讲义气的人,他经常提起你的名字,又怎么会忘记朋友?为了表明自己‘苟富贵,勿相忘’,戴先生将自己的名字改为戴笠。你知道这出自什么典故?”毛万里急于说明。

  毛人凤当然知道这出自《左传》,原话是:“君乘车,我戴笠,他日相逢下车揖。君戴笠,我跨马,他日相逢为君下。”意思是不忘贫贱之交。毛人凤暗忖:没想到戴春风还那么够义气,看来我是没看错人。崇德这个小地方,混口饭吃还可以,要想出人头地,只能投奔戴春风手下。想到这,毛人凤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似地说:“呈蒙春风兄如此看得起,等我办完婚事三天以后,我们兄弟二人就去南京。”

  “可我们组织内是不许随便结婚的。”毛万里叹道。

  结婚跟做特务竟然矛盾,毛人凤百思不得其解。只听毛万里说:“戴先生最恨结婚的人,针不能两头尖,结婚的人有家小拖累,不能尽心效忠领袖,所以我们组织规定凡是有妻儿的人,一律不要。”

  毛人凤心想这戴笠管得太宽了,人生于世上就为享受。不为快活,那出生入死还有什么意思?况且,这没过门的新媳妇尚未品尝,到手的鸭子又飞了,怎么能行!

    真不愧为弟兄俩,毛万里好像是他五哥肚子里的蛔虫似的,他赶紧说:“戴先生虽然不准结婚,但不是不准玩女人。五哥只要加入组织,美女多的是……况且张飞讲妻子如衣服,朋友如手足,大丈夫做事不可婆婆妈妈,五哥如果害怕脱不开身,小弟今天就把那女的宰了。”

  毛人凤说:“你做事总是太冲动。新娘的表哥江振新和我是至交,我找他商量一下。”

  大婚在即,听说表妹夫要退婚,江振新是无论如何也不答应,逼着毛人凤回到新房,锁上门,不放他出去。

  兄弟俩一商量,赶忙收拾一些细软,只等天黑,拔脚开溜。谁知这一晚皓月当空,根本无法避开别人,毛氏兄弟硬着头皮刚刚出了城门,只听一声话语传了过来:“齐五兄,慢走!”那毛万里立即掏出手枪就要拼命,被毛人凤夺下。

  来人是江振新,可他不是来捉拿毛氏兄弟的,而是前来送行的。原来,白天江振新把情况告诉其父后,江父十分感慨的说:“人凤绝不是久居人下之人。”然后便命令江振新特在此等候,并送来大洋20块。毛人凤见此自然感激涕零。

  既已顺利退婚,毛人凤就再无后顾之忧地踏上前程。

  加入军统依然扮演小角色

  毛人凤兄弟俩星夜赶赴南京,这边戴笠也在焦急等待。

  话说自从成立特务处,来找戴笠的同学、同乡、亲戚、朋友多如牛毛,大都是求戴笠给个一官半职。无奈僧多粥少,大部分人经常失望而归。戴笠心中有个用人原则,即先用浙江江山县同乡,再用浙江籍人,接下来才是黄埔同学,黄埔同学又分六期以前和六期以后,除此之外,即使有惊天动地的才华,也弃之不用。毛人凤是戴笠的同乡、同学,自然占据一些优势。但说起来两人真是毫无相同之处:戴笠身体健壮,口才颇佳,为人豪爽,敢做敢为;毛人凤则言辞木讷,身材瘦小,为人虽然阴险狠毒,表面上却显得温柔可亲。不过这个不同却是天然的互补。戴笠对毛人凤信任有加,毛人凤对戴笠知恩图报,后来毛人凤成了保密局局长,根本原因就在于戴对毛人凤的精心培养;而戴笠统治下的军统“蒸蒸日上”,很大程度上也缘于毛人凤的忠心效力。

  四天以后,毛人凤跟着毛万里又走进鸡鹅巷53号,卫兵报告戴笠后,通知兄弟二人在大厅等候。

  不一会儿,戴笠走了进来,只见他身着少将呢军服,气宇轩昂。他威严地看了一下毛人凤,毛人凤立即站起来,可话到嘴边却不知说什么好,嘴唇直动却说不出话来。戴笠见状,走过来,拍了拍毛人凤的肩膀,示意他坐下。

  半天,毛人凤才说了一句:“戴处长这几年为国家、领袖做了许多大事,我一直都想来投靠,只是人凤不才,担心处长看不上。”

  “这个你就不用解释了,我让万里请你来,就是对你有信心,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完成任务,不辜负我对你的期望。现在我们还是老朋友老同学,有什么困难可以直接向我说,我们江山人之间不要搞得太生分。”戴笠的语气顿时温和下来。

  毛人凤立即起来表了决心:“我一直就敬佩处长的为人、见识、才华和魄力,现在有机会为处长效劳,我一定备加珍惜,干出一番成绩来。”

  戴笠点点头吩咐毛万里说:“你是老同志,特务处的情况你要多跟你五哥讲一讲,特别是那批黄埔生的情况。这几天,齐五兄先休息一下。”

  从戴笠那里出来后,毛人凤倒吸了一口凉气,看来这春风兄已经变了,自己如果再以戴笠的同学加同乡自居,那么会给自己招来灾祸。在这里只能靠自己的努力奋斗,才有可能走向光辉的明天。想到这,毛人凤顿时腾起一种昂奋感。

  毛人凤心里一直着急想知道戴笠派给自己怎样的工作,于是匆匆忙忙吃过饭,又去见戴笠问:“报告处长,人凤吃过饭了,特向处长请求工作。”

  戴笠笑了一笑,毛人凤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不知什么地方做错了。哪知戴笠亲切地说:“人凤刚来就要求工作,精神真是可嘉,我准备派你回浙江,到警官学校去担任秘书工作。”

  听到这,一丝失望情绪袭上心头,毛人凤心想自己干了六年的秘书,没想到投奔戴笠后还要做这等刀笔小吏。

  戴笠看穿了毛人凤的心思,忙说:“警官学校是非常重要的工作,领袖之所以有今天的成绩,也是从办学校开始的,我们特务工作最重要的就是要吸收人才,派你到警校是组织对你的信任。”

  毛人凤赶忙表示了决心。戴笠又说:“警官学校是老子一手创办,娘希匹的朱家骅竟然想把它夺走,你的主要任务是要把警校控制在我们自己的手中,这一点至关重要,任务重大,人凤兄万万不可掉以轻心。”

  这时毛人凤才体会到戴笠的良苦用心,立即立正说:“我保证坚决完成任务,不辜负戴处长的栽培。”

  浙江警校内部分成两派,一派是黄埔系的,这帮家伙仗着自己是“天子门生”,就是戴笠也要让其三分。因为戴笠本人也只是黄埔六期的,对他们在资格上不占优势,因此戴笠想方设法地压制黄埔系。第二派就是所谓的江山帮,戴笠是江山人,所以有意拉起江山子弟兵,让毛人凤到警校也是这个目的。江山帮依靠戴笠的提携发展很快,但资格不够,经常遭到黄埔系的奚落。

  有一天,书记长王孔安召集政治指导员开会,会议进行到一半,校长赵龙文把他找去商量事情,黄埔系的“天子门生”们乘机找毛人凤的乐子。有人说:“毛人凤,你过去叫毛善馀,是吧?你兄弟叫毛善高对不对?你还有一个弟弟叫毛善森对不对?”

  毛人凤点了点头。又有人说道:“我们军统的毛很多啊,过去人们常说老板身上毛多,此话一点不假,现在有四根了。”他指的是还包括戴笠的妻弟毛宗亮。

  接着有人给四根毛排了排队,毛人凤称做大毛,毛万里称做二毛,毛宗亮被唤做三毛。

  毛人凤听着大家拿他开心,一板一眼地说:“我们都是领袖身上的毛,戴老板是蒋委员长身上的毛,我们是老板身上的毛,不是这样怎能时刻和领袖在一起呢?”

  一句话说的大家气也不是,笑也不是,哭笑不得。就这样,毛人凤以其特有的忍与这般家伙周旋,耐心等待机会给这般家伙致命一击。

  这一年冬天,戴笠指示毛人凤等人以浙江警校的名义作掩护,成立了杭州特训班,这实际上是为戴笠自己培养亲信、骨干的机构。特训班分甲、乙、丙和电训练班四种不同的类型,分期分批培训特务骨干、特务机关的交通掩护人员、蒋介石警卫组的警卫人员和特务电讯人员。

  对于杭州特训班的成功建立,毛人凤可以说是功不可没。但他并未以此居功,忘了临行前戴笠交待的任务。毛人凤刚到的时候,大家对他却之不恭,但他那一套隐忍功夫使他逐渐赢得别人的好感。这时他极力灌输学生对戴笠的崇拜,寻找一切机会鼓吹戴笠,与此同时还在每个月里都写一份报告呈报戴笠,受到戴笠的多次夸奖。

  施计谋利用美色讨好戴笠

  一天晚上,毛人凤在学校巡逻,听到树丛中有动静。他偷偷一看,原来是一男一女两学生在树林中厮混。他正要上去捉奸,不料学校的书记王孔安抢在他前面,把两个学生提溜了出来。毛人凤忙缩到树丛背后,静观事态变化。

  抓住两个学生一看,王孔安倒吸了一口冷气。原来,那个女学生就是学校有名的风骚美娇娘叶霞娣。他找借口把男学生支开,就要叶霞娣到他的房间里去“检讨”。叶霞娣也明白王孔安的意思,半推半就的往他房间走。

  一进屋,王孔安再也忍不住了,他一下就把叶霞娣按倒在床上,两个人正准备宽衣解带,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。毛人凤走了进来,故作惊讶的问:“叶小姐,你怎么有空到这里来了?”

  叶霞娣十分镇静地说:“毛秘书,白天我有一个问题没有搞清楚,特地向王书记长请教。现在你们谈公事,我这就告辞了。”说罢朝毛人凤嫣然一笑,说了一声:“毛秘书,再见。”就像蛇一般滑出了房间。

  叶霞娣刚走,毛人凤就朝着王孔安一阵怪笑:“王书记长真是魅力无穷,连警校一枝花也能搞到手,佩服,佩服!”

  王孔安一时不知说什么好,下意识地申辩说:“毛秘书,我和叶小姐真的没有什么。”

  “那倒好,如果真有那一手,只怕你的小命也活不了几天。”毛人凤说道。

  听到这话,王孔安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,他好奇地问:“这叶霞娣什么来头,这样厉害。”

  毛人凤继续说:“这叶霞娣是我专门给老板准备的,你若先占一步,抢了老板的好事,你还想活命吗?”

  一句话把王孔安吓得差一点没尿裤子。王孔安恨恨地说:“毛秘书真是考虑周到啊,下次老板到校,我一定给你请功。”

  原来,戴笠好色成性,每到一处,宁可不吃鸡鸭鱼肉,也要女人,而且要干净的。上次戴笠来杭州,毛人凤找了一个窑姐,没想到遭到戴笠的一顿臭骂。从那次起,毛人凤留了一个神,今天可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这叶霞娣天生丽质,老板一定满意。毛人凤对自己的灵机一动非常得意,既解决了老板的性问题,又给了王孔安一点颜色看看,一箭双雕。

  没多久,戴笠在赵理君、徐远举一行数人的陪伴下来到浙江警校。

  戴笠这次来学校当然是有深意的。这一年,戴笠好不得意,前几天刚刚刺杀了杨杏佛,得到了蒋介石的嘉奖,戴笠的特务处在委员长的心目中地位倍增,老蒋要求戴笠迅速扩大组织,加强特务的训练,准备完成更大的任务。戴笠认为当务之急就是培养人才,而军统按照目前的情况还无法开办一所学校,来培养专门人才。浙江警校可以达到这个目的,可是朱家骅老是在暗中作梗,他现在投奔陈果夫、陈立夫兄弟,控制了国民党的组织部门,军统如果不能突破朱家骅这道门槛,以后的发展将难以为继。


  因此,戴笠此行不仅是为了给浙江警校的伙计们打气,而且要乘机夺取学校,把这所学校变成军统的黄埔军校。

  戴笠走下汽车,抬头看见两副巨大的标语,一副是“热烈欢迎戴先生光临指导”,另一副是“向特务处的革命同志学习致敬”。警校的学生夹道高喊:“欢迎,欢迎,热烈欢迎!”两旁的军乐手奏起了歌曲。戴笠一看这个架势,禁不住喜上眉梢,连连握住王孔安的手表扬说:“你们搞得很好,搞得很好!”又回过头对徐远举等说:“老王做事情就是考虑周到、细心,你们应该好好地向他学习。”

  王孔安听到这话,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,他笑眯眯地对戴笠说:“这都是同志们努力的结果,文强同志、毛宗亮同志都做了大量的工作。”毛人凤见王孔安独独不提自己,气得干瞪眼没有办法,可他心中在盘算,只要叶霞娣跟老板上了床,你王孔安就等着喝一壶吧。

  接着,警校校长施承志请戴笠讲话,戴笠登上讲台,开始对几百名学生训话。

  戴笠首先鼓励学生:“各位都是国家的栋梁,是党国的希望,未来只有依靠年轻人。但年轻人的成材道路是曲折漫长的,关键是把握正确的方向。”

  叶霞娣领着同学在台下见此情景,赶忙举起手臂高呼:“坚决铲除异己分子,将他们千刀万剐!”学生一见叶霞娣喊起来,都跟着喊起来,台下顿时响声一片。

  戴笠本来就喜欢讲话,因为这可以满足他的虚荣心,见反应热烈戴笠更加兴奋了,指着叶霞娣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,你很有勇气,党国很需要你这样的人。”

  叶霞娣慌忙走上台去,把鲜花递给戴笠。

  戴笠接过鲜花,立即以他那情场老手的敏锐眼光发现,这送花的女孩真是长得倾国倾城,她那双勾人魂魄的眼睛正盯着自己。戴笠突然涌起一种冲动……

  大会结束后,每个人都去寻快乐了,只有毛人凤郁郁寡欢。今天戴笠的迎接仪式完全是自己搞起来的,可拣便宜的却是那个处处跟自己过不去的王八羔子。

  戴笠今天到校后根本不想理自己,分明是对我的冷淡。想到这里,毛人凤难过得眼泪直往下掉。他真想离开警校回崇德县城,不但不受这样的气,而且还有一个小媳妇在等着。可是好马不吃回头草,即使回去也没有这样的好事等着自己了。

  他越想越生气,不但受人排挤,而且美女也献出去了,就是这个功劳也被王孔安抢去了。不行,我要找戴老板说清楚。毛人凤打定主意要找戴笠解释一下。可他走到半路又停了下来,按照以前的规矩,毛人凤此时应该在外等候才对,不然坏了戴笠的好事,那就不是找公道的问题了,说不定连头也丢了。

  于是他决定明天才告诉戴笠,可是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被一种说不出的懊恼所控制,怎么也睡不着,只好起床,走出屋,在校园内走来走去,不自觉地,就走到戴笠的房间旁边。

  一阵浪笑传过来,毛人凤顿时觉得浑身都是痒痒的,他禁不住诱惑,轻手轻脚地来到戴笠的窗下,却不小心靠倒了一根木头。

  戴笠一听到声音,急忙抓起枕头下面的手枪,跳了出来。毛人凤吓得腿都软了,他就地一滚,躲在树丛中。

  戴笠出来后看见没有人,拿着手枪喝道:“什么人,赶快出来,不然我就开枪了。”

  毛人凤听到这话,只好硬着头皮走了出来,他心想这一下要彻底完蛋。

  “原来是齐五兄,把我吓了一跳,你为什么不进来,躲在外面干什么?”

  毛人凤听到这久违的称呼,激动得泪流满面。他赶忙解释说:“戴处长,这里是朱家骅的地盘,我不放心你的安全,特地来给你站岗放哨。”

  戴笠一听忙说:“我们是兄弟,戴处长是公开场合叫的,私下怎么还这样客气,今后你仍然叫我春风兄。”

  “哪能,哪能,你现在今非昔比,还是叫戴处长的好。”毛人凤战战兢兢地说。

  戴笠说:“叶小姐把情况都跟我说了,看来我戴笠识人、用人还是有一套的,让齐五兄来没有错。狗娘养的王孔安,你就等着看他的下场吧,老子明天就撤他的职。”

  毛人凤心中腾起希望,王孔安被撤职,书记长会不会让给他当呢?谁知戴笠接下来的话更让他欣喜若狂,从明天起毛人凤到南京特务处本部上班,从此开始飞黄腾达。


本文摘自《四大特务档案》,陈达萌著,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